Loading

下载未完成。
十八年来堕世间。
LO名写作Loading读作楼酊,小楼一夜醉春风,不解美人酩酊。

【周叶ABO】Hear me talk(1)

*私设,富家子小周x调酒师老叶

*世界观ABO,略微有改动。

 

01.

夜色酒吧算不上多有名,至少从表面上来说是这样子的。它龟缩在两栋高楼大厦之间,暗红色的外墙斑驳,夜色两个字竟然是行书,苍劲有力的刻在墙上,不像是酒吧倒像是个书院。 

周泽楷跟着朋友跨进再普通不过的大门,左转右转再左转,沿着突然出现的楼梯向下走。带他来的朋友挺兴奋,一直和他唠唠叨叨说个不停,一会儿夸这个酒吧里美人特别多,419质量高,一会儿又说这里调的鸡尾酒别的地方都买不到,但是调酒师一直没人见过,停了停又不无得意地来了一句,说是小周你别看这地方不起眼,能进这个门的,都是有些脸面的人。

周泽楷踩在最后一级台阶上,看了看合作伙伴人到中年微微发福的脸和身材,嗯了一声,没接话。

扑面而来的重金属音乐把他这一声嗯淹没了。

五光十色的彩灯旋转着当头罩下,光怪陆离妖艳万分,把这个地下的奢华场所和外面界限分明地划分开来,连表子带里子,迷乱又清醒。

周泽楷扫视了一圈,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。

 

立刻有黑色马甲白色衬衫的服务员走过来,笑容可掬的问他需要什么服务。是个年轻的男孩子,应该刚成年不久,眉眼干净俊秀,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。他是对着周泽楷问的,所以当周泽楷往后退了半步,垂下眼睛没有说话的时候,对方也立刻很有眼色的把笑脸转向了站在前面的合作人。

调教的挺好的。

周泽楷这样想着,跟着领路的服务生往里面走。带他来的合作伙伴已经搭上话了,手不规矩的往人家腰上摸,男孩子不着痕迹的笑笑躲开了,看样子像是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的样子。周泽楷也不去管他们,自己一边走一边环视了一圈这个大的过分的地下酒吧。地方大,人也多,倒是不显得空旷,中间横亘着巨大的舞池,年轻的男男女女贴在一起跳着挑逗的热舞,吼得声嘶力竭。周泽楷眯着眼睛从这些人脸上扫过,看到了几张他还挺熟悉的,经常在报纸上出现的脸。那些在外面世界正经端庄的面容被斑斓闪烁的彩光灯一照,硬生生扭曲成鬼魅的放纵。

群魔乱舞。

 

坐到沙发上没一会儿周泽楷就觉得有点烦了。他虽出身富贵,到底家教良好,长到二十一岁,除了生意鲜少出入声色场所,表面不动如山,心里面七七八八过山车一样。偏生他人长得又好,往那一坐不言不语清贵凛然,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吸引人眼球。于是端着酒杯的男男女女挨个抽空上前搭讪,凑得近了周泽楷闻到他们身上香水的味道,混合在一起刺激着鼻腔粘膜,难受的要命。

他揉了揉鼻子站起身来,沉默微笑着推开缠在他身边的人,告诉已经左拥右抱的合伙人他想要出去走走。

去吧去吧,合伙人不在意的挥手,笑得有点暧昧,小周你好好挑挑啊,这家酒吧里的都是好货色,又懂规矩的很,看上了谁你自己随意啊,后面就是包间,和老板说一声,钱记我账上就行了,算我请你的。

周泽楷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

他在人群里穿梭,衣着暴露的年轻男女贴着他摩擦,露出的笑容挑逗又妩媚。他礼貌地挡着各种“意外”朝他摔过来的人,头更疼了。

就算是所谓的高级酒吧,他也还是有点接受不良。本来他来这里可以说就是赌气。家里给他安排的婚事他到现在才知道,对方是个男性omega,父母让他联姻的唯一理由也不过就是利益。现在社会发展的快,ABO平等也早就不是什么奢望,高级抑制剂的生产让alpha和omega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,就像现在这个酒吧,周泽楷嗅觉灵敏,早就闻到了AO信息素混合的味道,omega混在alpha和beta之中与他们尽情狂欢,只要有抑制剂,这些都不是问题,不用担心当众发情没法儿控制,也不用担心一没防备就被人拖出去轮了。当然没带抑制剂也没关系,反正这里是酒吧,多的是愿意为发情的omega服务的alpha。

周泽楷一个顶级alpha,天之骄子,二十一年的人生中过得顺风顺水。他天资聪颖,长得又好,沉默寡言为人稳重,很受周家长辈宠爱。他没喜欢过什么人,就突然被告知要娶妻生子履行属于他的义务,少年人再怎么淡定沉稳,涉及到爱情,终归还是有些小心思的。

你让我娶就娶,那个omega连面都没见过,凭什么呢。

周公子赌气了,一赌气,就跟着来谈生意的伙伴进了夜色。往常这种地方他一向避而远之,这次却万分想进来体验一下放纵的感觉。

结果遵礼守法的好性子已经刻入骨血,不管怎么努力,仍旧格格不入。

他好不容易穿过人群靠到吧台上,扯松了衣领喘口气,把脸上优雅的微笑卸掉了,揉了揉僵掉的面皮。

 

“喝酒吗。”

圆滚滚的杯子被推到他面前,冰块和柠檬拥挤在一起,小小的气泡漂浮在上面,透明的液体怎么看怎么像是苏打水,杯壁上挂着水珠,咕噜噜地往下滚。说话的人声音低低的,尾音带着淡淡的沙哑,像是浸了水的细沙。

周泽楷转过头去看那个用着肯定句的语气说着问句的男人。他站在柜台后面,手臂撑在台面上,挺感兴趣地看着周泽楷笑。

是个omega。

周泽楷看了一眼男人纤细的手腕和漂亮的过分的手指,确定自己没有闻错空气里漂浮着的omega抑制剂的味道。

“这是酒吗?”

他开口,没回答,反而向男人提出了问题。之前他保持沉默不过是一种抗拒的手段。现在吧台这里人少,空气清净许多,至少他只闻到了男人身上压在烟草抑制剂的味道,也没有香水的刺激。既然不反感,周泽楷也乐得和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聊两句,实现一下他今晚来这里放松的目的。

“度数低的果酒,金汤力,听说过吗?不过喝起来也确实挺像苏打水就是了。”男人笑起来,似乎很高兴周泽楷问了他这个问题。他长得很好看,比一般omega的纤细柔弱多了一点潇洒的俊朗,眉眼生动懒散,笑起来的时候漫不经心,像极了周泽楷家里养的那一只猫。

他搭在吧台上的手指敲了两下,周泽楷向下看了一眼,修长手指倒映在光滑如镜面的台面上,指甲盖是柔软的淡粉色,轻轻滑动磨蹭的时候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周泽楷把视线挪开,端起放在吧台上的玻璃杯。冰凉的温度从指间刺入,被灯光和烟酒搅疼的脑袋降了温,舒服了许多。他浅浅抿了一口,甜甜的带着柠檬的清香,爽口解渴。他觉得好喝,就又喝了几口,才把杯子放回了吧台上。

“好喝。”他称赞了一句,发现男人笑的更开心了。

“哥调的酒当然好喝了。”男人推开吧台的门走出来,挨着周泽楷坐下。他们两挨得很近,太近了,以至于周泽楷微微分神,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男人说的那一句话代表了什么。“我叫叶修,帅哥你呢。”

“周泽楷。”他下意识地回答了,然后又觉得不对,抿紧了嘴唇抬眼去看几乎要和他贴在一起的omega。

“哦,小周啊——”男人点了点头,拖长的尾音意味不明。他又看了一眼周泽楷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笑的不怀好意。

“今晚有伴吗?”

危险的,直白的暗示。

TBC.

评论(32)
热度(763)

© Load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